顾戚惜少

#修极#

在天地双者死后,紧接着是九界尊皇战死,战神阿修罗进入沉睡,死国也因圣魔之战陷入了自我封印。
在死国深处的大殿中,悲伤的音乐奏起,似乎是准备唤起什么。
“先生,你……休息一下吧。”天狼星嘱咐着殿中那个消瘦了许多的蓝衣背影。
自圣魔之战过去已有数年了,不论他们查阅了多少书籍仍是找不到唤醒阿修罗的方法,死国大门已关,他们无法到外境寻找,只能等待着。也许,他们,可能已不相信阿修罗还活着的事实,而那个人,阿修罗唯一承认的挚友,依旧还是没有放弃。
蓝衣人回头,停下琴弦,拿起一旁的扇子站了起来,“天狼星,多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是谁,我可是极道先生。因劳累而昏倒这件事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呢。”
尚风悦从容地笑了笑,指指旁边的水晶棺,“他要是有你一半关心我,说不定会从棺材里跳出来,到时候,我一定要狠狠罚罚他。你说,是让他把死国所有的角落清理一遍好呢,还是让他在死国里种满鲜花呢?”天狼星瞄了瞄他名义上大哥,虽然面无表情,但内心却是对他万分同情。
“我觉得他哪个都不会选的。”诚实的天狼星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哈哈哈,不愧是天狼星,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尚风悦用扇子掩面笑道。“那么阿星,你知道在苦境,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天狼星点头,独自守着孤星涯多年,直到遇到白小茶,他才有了许多新奇的体验。有次,她拿着圆形的饼跑上来找他,他才知道苦境有个节,叫中秋,意为团圆之日。
“叫夜神和月声准备一下,我们来做月饼。当然,没他的份了。”语气中透着对某人的不满。
“啊……”天狼星对尚风悦的举动摸不着头脑,不过,如果他能在这天放松下也算是好事。阿修罗,你可要快点醒过来啊。
帮极道带上殿门的天狼星,感觉有一瞬间,阿修罗的水晶棺震动了一下。不过,他觉得是自己多想了,也并没有再管。

深夜
久未沾酒且酒量极小的极道在今晚灌了自己整整一坛,夜神和天狼星也没办法阻止他。喝醉的极道,早已没了平日的风雅,“混蛋黄龙,嗝……混,混蛋阿修罗,你们两个,嗝,不遵守,嗝…约定的混蛋,你们,嗝,凭什么决定,嗝,我一定会跟,嗝,跟在你们身后。嗝……我,也是会痛的……”
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极道,隐约听到天狼星对夜神说,“……我先把他送回去……”然后任由天狼星背着他,靠在天狼星毛绒绒的后领上睡了过去。
翌日
尚风悦蹭了蹭被子,有点宿醉的他不想起来。然而,被硬物撞到头的他清醒了些,“嘶……要叫天狼星帮我换个床了。”他无奈地想揉揉头,却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银色的长发垂在男人胸前,精致的脸庞和尚风悦记忆中的一样,“阿修罗……”
“嗯,我回来了,极道……哎呦……”
阿修罗话还没说完,就被尚风悦飞快地用一旁的扇子敲着头,“你这个小魖啊,没事装什么阿修罗啊。我知道死国的战神很帅气,让你们很崇拜,但是,做魖也是要有度的。说吧,是鬼薄樱要你来的,还是天狼星要你来的……还有啊,这个手,这个手,我极道先生的腰是能随便摸的吗?这次,我就算了,告诉他们我不用这种安慰的……唔……”未说完的话,已被白发战神冰冷的双唇所堵住,片刻,阿修罗松开尚风悦,郑重地说,“极道,我是阿修罗,真的阿修罗,我回来了。因为你,回来了。”
“真的,是你……阿修罗……笨蛋笨蛋,笨蛋阿修罗,你还知道回来啊……”尚风悦少有地耍起了小脾气。
阿修罗拉起尚风悦的手,说道,“极道,不对,风悦,我想叫你这个名字。”
“咦……怎么突然这么肉麻起来……不对,等等,你刚刚怎么突然吻我啊!”尚风悦不可思议地嗔怪道。
阿修罗好笑地看着这个迟钝的人,“人们说你聪明,为什么我有时候觉得你好迟钝?”
“瞎说,我一直很聪明的。”
阿修罗摇摇头,露出罕见的笑容,“我爱你,尚风悦。”极道先生的脸有点发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也喜欢你,不对,是爱你,阿修罗。”
阿修罗搂过尚风悦,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我很高兴,真的。”
尚风悦蹭蹭他,说道,“我也是。还有,保护好自己,没有下一次的机会让你这么挥霍了。”
“好。”
一次的死亡,换一次真心相悦,阿修罗觉得是值得的。
“对了,醉饮黄龙让我带句话给你,‘风悦,我在仙山上很好,别为我担心,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你看到他了?”
“对,他和他的兄弟们在一起。他说我还没死,让我回来找你。而你的琴声,一直在为我引路。”
“也是个笨蛋啊……”

“笨蛋笨蛋,风悦就会讲我笨蛋。”仙山之上,醉饮黄龙透过被施了法术的池子,看到这一幕,不禁反驳道。
突然,一双手揽住他的腰,红色的发丝和他的白发交织在一起,男人低沉的嗓音说道,“我觉得他没讲错,你就是笨蛋。大哥。”
“赤麟,你怎么也这样说。”醉饮黄龙不满地拍拍自家二弟的头。
“走了,回去了。阿修罗回去了,你也该安心了。”
“是啊……他们会幸福的吧……”
“会的,我们也会的。这辈子都是……”

评论

热度(30)

  1. 海东青顾戚惜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