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戚惜少

拉郎系列(7)#银锽黥武x紫荆衣#(上)

银鍠黥武对紫荆衣的第一印象,大概是难缠的对手吧。
道魔大战是他们初次见面的契机,异度魔界为了占领道境,与玄宗发生了大战。身为魔界战神银鍠朱武的儿子,银鍠黥武自然是参战的,当时对上的就是紫荆衣。相对于魔界总体是以武力定胜负的原则,术法对他来说并不擅长,被困在紫荆衣的法阵中的他,确实感到了很大的压力。毕竟,如果战神之子在这里失败了,会留下多少的流言他也是清楚的。冲破法阵的经历确实有些难耐,但他又感觉这个阵法并不是致命的,略有些疑惑。
剑和枪僵持的瞬间,他才清楚的看到了紫荆衣的脸。跟他一样带着刺青,跟他打斗时的脸上也透露出不耐烦,似乎希望赶快结束这场战斗。
他有注意到紫荆衣的眼神总是会时不时地向玄宗那边瞟去,不知道是怎么了。但银鍠黥武确实有种被小看的感觉。
“战场上随意分心,道子是小看吾,还是整个异度魔界?”银鍠黥武第一次在战场上开了口,为了这个跟他持平的玄宗道子。
“小看可说不上,能破吾阵的魔物很少见的。但是,小魔物,想杀掉吾,还太远了。”
玄宗所有的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全部撤回内部。银鍠黥武也只抓到紫荆衣的一丝蓝发,没来及追上。
“主君,是否继续追击?”伏婴师询问着之前与玄宗掌门厮杀的银鍠朱武。
“主君,如果不继续追杀的话……”九祸的话还未说完,道境的整个大地开始晃动,天空中形成了巨大的八卦形状的阵法。

玄宗内部
“四奇人呢?”苍回头看着翠山行。
翠山行也有些许疑惑,“我刚刚看到紫荆衣往宗主那儿去,赭杉军似乎是去追击伏婴师了,但是刚刚在战场上我看了伏婴师,却不见赭杉军人,还有墨尘音和金鎏影也不见了……”
然而,天空中的八卦印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开始变淡,最后转换了一种样子。
苍皱眉,深感不对,开始向后山冲去。
宗主将必杀的阵法改成了封印,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但是,有紫荆衣护法应该没什么事才对的。
然而,等苍到达后山时,只看到身中一剑却还努力撑着阵法的宗主。
“宗主!”
“咳……苍,紫荆衣和金鎏影叛变……原先的阵法已经不能启动了……咳,我现在只能改成对异度魔界进行封印……吾身死后,玄宗掌门之位便传给汝……”
苍想上前,却不行。紧攥的手让掌心留下了深深的痕迹,“金鎏影,紫荆衣……”

“好友,怎么了?”金鎏影看着身边望着异度魔界方向的紫荆衣。
紫荆衣摇着手中的扇子回答道,“无事,金鎏影。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叛出了玄宗,整个道境也不可能再呆了。你和伏婴师商量出了个什么结果?”
“四境中,目前苦境是境界最大的。去那儿的话,可以发展自己的势力。毕竟现在玄宗只是封印,难免保不准苍会追杀我们。”
“哈,没想到汝这个木头还能想到这么多。当然,别忘了换个样子,这么大摇大摆地去苦境,汝可真是胆大。
“自然。”说罢,金鎏影和紫荆衣用术法换了个新面容。
“好友以后就叫吾昭穆尊吧。”
“礼尚往来,尹秋君。那么现在,刚好可以借助道境本身还残留的阵法通往苦境,再迟的话,就会被宗主困在道境出不去了。”紫荆衣在玄宗里的术法确实是在前列的,很快地便借助地脉开启了通道。
“嗯,走吧……”
——————百年封印的分割线——————
银鍠黥武不知道沉睡了多久,久到大概身体已经有些酸痛,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有些不适。
相对于其他的魔族,黥武应该是苏醒较早的,但是九祸并未下令让他出现在苦境。黥武的性格也决定了他绝对不会违背九祸的意思。通往一殿的路上有三道,更有阎魔旱魃坐镇一殿,寻常修行者并无法通过。
直到九祸下令让他秘密前往苦境调查玄宗之人的行踪。
玄宗啊,真是好久没听到了。封印了异度魔界百年多的道境宗门,不知最后变成了怎样。
思索间,又想起了当年大战与他一决的蓝发道者,不知其名。
“银鍠黥武汝失神了,难道前任战神没有告诉汝,战场之上,犹豫意味着失败吗?就算是平常,将后背留给一个魔,可是很危险的。”这种平淡却惹人恼火的语气,只有那个继承了黥武一直追求的战神之名的红发魔将才说的出。
黥武用未被头发遮住的右眼看着这个将万圣岩的圣尊者重伤的魔说道,“两次被万圣岩的和尚洗脑,真是有辱战神之名,吞佛童子。”
吞佛静静看了他一眼,像是知道他接下来的行动,便说道:“吾去向女后回报,而汝,希望汝能为女后带来好消息,前战神之子,银鍠黥武。”
黥武攥紧银邪,隐去身形向魔城外走去。

苦境,真是一个与魔界完全不同的地方,像极了当年的道境。蓝色的天空,绿色的森林,平凡安逸的人类。这便是魔界想要攻下的地方。
不冷不热的温度,让长期呆在火焰魔城的黥武有些不适。看着路上偶尔走过的穿着奇装异服的人,而行人也对其没有太大惊异,黥武干脆撤去了屏障,让自己暴露在环境中。
调查最好的地方应该是茶馆,这点黥武还是很有经验的,毕竟当年被派去偷偷调查玄宗通道的,就是他和伏婴师。茶馆人龙混杂,总有些人会止不住自己想要的炫耀的心,因此可以得到相当的讯息。点了一杯茶,坐在角落里,黥武便开始了调查。除了知道公开庭这个可以得到众多消息的地方,也知道最近武林因魔界入侵而产生的惶恐。
当他正准备离开时,突然被一道隐约的魔气吸引,那个魔气,是当年他与玄宗那名道子打斗时,用银邪暗中留下的印记,这种隐秘的招式是当年阅读魔界文献的时候发现的,正道人物一般很难发现。果然如女后猜测,玄宗复苏后可能会与苦境联手对抗魔界。黥武循着魔气离开。
为了不被发现,黥武保持了一定距离。然而气息却在一瞬间消失了,与其说是消失,不如说是到了天上。黥武不禁思索起来,大概是存在某些他看不见的建筑,或者需要一定的口诀才能打开的通道,黥武决定守株待兔。

作者有话说:这篇是新的,所以剩下的还没写完。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咸鱼了。原著向的好难写啊,还要写如何产生情愫。讲真的,黥武的颜刚出来就让我很迷啊⊙▽⊙

#螣吞#日常篇人设

螣邪郎
年龄:19岁
身份:异度魔界公司的大公子,大学生
家庭情况:父母双全(朱武和九祸),有个看似年轻的爷爷(弃天帝)。一个弟弟(赦生童子),一个堂哥(银鍠黥武),还有一个表舅(伏婴师)。
恋人:吞佛童子(目前同居中)
背景介绍:从小便有家教教学,而且天分很高,不太爱显露。所以在大学里看似偷懒,回家不学,很闲,但事实上考试分数永远不会很低,家里便也放任他。玩游戏不氪金,很肝,但就是偷渡不到欧洲,就他的话讲,这辈子的欧气可能都花在碰到吞佛这件事上了。准备在20岁的暑假进入公司与吞佛一起实习公司业务。

吞佛童子
年龄:19岁
身份:异度魔界财政部部长袭灭天来的养子,大学生并兼职中
家庭情况:养父(袭灭天来),师弟(赦生童子)
恋人:螣邪郎(目前同居中)
背景介绍:大约在3到4岁的样子被袭灭天来捡回家中的,到高中为止的生活都算安逸,学霸一枚,但是可能是太过拼命的样子,胃一直不太好。直到碰到螣邪郎,在对方强制要求他每天必须按点吃饭后,渐渐得到缓解。到18岁时,便进入养父的公司中进行实习,因其学习能力强并且有很强的业务能力被公司的副总裁(总裁夫人九祸)看中并安排在身边学习。19岁时已经开始在公司得到了正常的职位,虽然是兼职,但还是够他养活自己的。按螣邪郎的讲法,他是个典型的社畜。

赦生童子
年龄:18岁
身份:异度魔界公司的二公子,大学生
家庭状况:父母双全(朱武和九祸),有个看似年轻的爷爷(弃天帝)。一个哥哥(螣邪郎),一个堂哥(银鍠黥武),还有一个表舅(伏婴师)
宠物:喜乐蒂牧羊犬(雷蒙娜)
背景介绍:从小家教教学,不是天才,但是足够勤奋,所以在学校的成绩一直属于前列。后来跟着财政部部长学习相关内容把他当作老师,并且把当初与他一起学习的吞佛当作师兄。在学校和家里也属于不偷懒的,最近被自家老哥拉入游戏坑里,导致家里一起玩了。属于半非半欧的血统。单身一人和宠物住在螣邪郎和 吞佛公寓的同小区。因为刚高中毕业进入大学,所以并不是太急找工作,经常到螣邪郎家串门。但是感觉自己需要常备墨镜了。

#螣吞#日常篇(3)

哥,你给式神改名字了吗?”赦生回头,叫住打算出门的螣邪郎。
螣邪郎瞟了他一眼,“当然改了,看看,这平安京第一男模可不就是用的本大爷的名字。”屏幕上,白发的独臂式神边上明晃晃地打上了螣邪郎三个大字。
赦生的目光来回在螣邪郎和茨木间来回了几次,“哥,你还是给茨木买那个红发的皮肤吧,更像。我再看看你还用了啥,咦……吞佛师兄是酒吞啊。不过也对啊,酒吞,吞佛,唔就差一个字。不过感觉酒吞的个性没师兄那么沉稳,倒是跟哥你很像啊。”
“好啦好啦,别研究我取的名字啦。我先出门了,等会儿吞佛回来告诉他晚饭我已经买了,他不用做了。”螣邪郎收回手机,指了指冰箱嘱咐道。
“好的,老哥拜拜。”

傍晚,回到家的螣邪郎整个人立刻瘫在床上,根本不想挪动一下,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才慢悠悠地睁开眼,看到某个披着浴巾的青年不自觉的吹了个口哨,“哟,吞佛啊,今天你竟然直接穿着浴巾出来了,是准备youhuo本大爷的吗? ”
吞佛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走到床边,一手撑在螣邪郎的右边,笑道,“螣邪郎啊,我听说这酒吞和茨木可是阴阳师里排名第一的cp,而且,酒吞在上,茨木在下……”
“啊咧,你这工作狂魔什么时候也关心起小女生的世界了,这cp 火倒是火,不过你突然提这个干什么?”螣邪郎抽出被吞佛扯到的发丝,然后愣是没想明白吞佛搞这么诱人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你既然给酒吞取了我的名字,我可要收取代价了。要知道酒茨的呼声可是比茨酒高哦,所以今晚,螣邪郎,你给我在下面吧。”说完,吞佛的右腿直接卡在螣邪郎的liangtui之间。
螣邪郎这才发现,自家恋人是准备乘这个时候fangong,自然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反手擒住吞佛的右手,直接压了过去,然后在吞佛的脖颈间吐着热气,要知道脖颈可是吞佛的mingandian,“可惜,我不是茨木,你也不是酒吞,所以,吞佛啊,还是乖乖给本大爷tang好,本大爷今晚可是会让你舒舒服服的……”

作者有话说:首先这不是车。其次,这个被系统屏蔽了一次。所以我有些用了拼音。同时,我用手机查看系统消息,发现打不开,所以看不到被屏蔽的词,只能猜了。所以,希望有好心的道友能给我提供些帮助

好迷啊,哪位好心的道友告诉我,lofter屏蔽什么敏感词啊。我晚上发了一篇螣吞的日常篇,没有车。然后系统通知了我。但是系统又打不开,好迷。不知道什么出问题了。文章被屏蔽了,我只能删了换别的发上去,还得重新改。然而并不知道什么被查了T_T

拉郎系列(6)#原吞##微雪吞#

凌晨三点十分
月黑风高,天地寂寥,吞佛童子刚刚走出一家酒店,醉意羞涩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红晕。突然,迎面走来了一位白衣白发的男子。
神秘男子若隐若现。漂浮不定的在路上徘徊。吞佛童子一时有些诧异。揉揉有些迷离恍惚的眼睛,却见那男子走得更近了。
“你是谁?”吞佛童子这般问道
“呵~我是谁?难道你不知道吗?”白衣男子纤纤玉手轻抬吞佛童子下巴。
吞佛童子顿时感到压力倍增,无形的危机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豆大的汗珠子自额头边滑落,想挣脱却是使不出半分力气。
男子慢慢挑起嘴角,看着眼前人紧张的样子,实在有趣。不由靠近对方,低头朝着可爱的耳朵吹气。“我是…你走失多年的亲节操啊~”
“够了,原无乡。玩够了没?”吞佛恍然,一肘子顶上白衣男子的腹部。
“哎呀,吞佛,这都给你发现了。”原无乡将若隐若现的身体具象化了起来。
吞佛双手环胸,但因为发红的脸缺少了应有的训斥的感觉。
“今天又不是万圣节,你又不需要出来捉鬼。出来装狐仙很好玩吗?”
原无乡无奈地耸耸肩,指指旁边吓晕过去的和吞佛之前在店里谈生意的人,“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捉鬼的能力被这么乱用,小心被你的同门抓回去。还有,就算醉,我能醉……”话还没说完,吞佛的身体就软绵绵地向下倒,正好被原无乡接住。
原无乡一手抱着吞佛,一手摸摸后脑勺,“我就说吧,还叫我不要担心……算了算了,回家了。令人担心的笨蛋吞……”
走到半路,原无乡突然心中翻起一阵邪念,翻身将毫无防备的吞佛童子压倒在地…
吞佛从迷迷糊糊中醒来,看到身上的原无乡,有些略带怒气地问道,“原无乡,你在做什么!”
此刻的原无乡早以不是夕日温润幽默之人,幽深的眼瞳闪过一次狡亵。
吞佛用力去挣脱原无乡的手,发现力气大的有些吓人。
原无乡的声音证实了吞佛这些天的噩梦,一个低沉粗闷的声音发了出来,“可怜啊,吞佛童子。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洗去了这一身的血腥味。”说着,还不忘嗅了嗅他身上的气味,“可惜,灵魂的腐烂,和那三百亡魂的怨气,你洗的掉嘛……而我,这次……就是来带你下地狱的”
吞佛抬起红色的双眸看着他,用确定的语气说道,“剑雪无名……”
“你原来还记得啊,这个被你背叛的朋友的名字。我亲爱的一剑封禅。”
“真正可怜的是你,剑雪无名。你所认可的只是由一剑封禅这个虚假的名字所带来的朋友的概念,而我,并非一剑封禅,只是吞佛童子。剑雪无名,你太孤独了,所以一直执着于这个名字所带给你的意义。而你所谓的三百冤魂,在我看来,不过是一群在黑暗中进行着非法交易的毒贩而已。我们两个的立场从一开始就不同,你是毒贩,而我是警察。”
“吾不听,当初你就是如此欺骗了我,现在,现在我就要带你一起下地狱的!”吞佛的苦苦劝诫无形刺激到了剑雪岌岌可危的神智,再次发狂的剑雪无名双手死死扼住吞佛童子的要害之处,危机时刻原无乡强行夺回意识,左手运气猛击右掌,为吞佛童子得已喘息时机。
吞佛的酒劲似乎下去了,他单手拿抢抵住原无乡的心脏,对着有些喘息的原无乡说道,“剑雪无名,你好像除了这个身体,也没有什么可以附身的。如果,这个身体死了,那么你也就彻底消失了。”
“吞佛……”原无乡看到他有些决绝的眼神,明白了什么。然而压制不了体内的剑雪无名多久,“吞佛童子,你忍心吗?”
“吞佛童子的原则就是,绝对不会留下对自己有害的人,即使是所谓的枕边人。”
“真是狠心,吞佛童子,你果然绝情的不像人……啊……”话音刚落,子弹穿过了左胸,剑雪无名的怨灵体质有了明显的衰弱,从原无乡的身体上分离出来,被随后赶来的倦收天收服。
“好友你先别说话,我用法术帮你止一下血。”倦收天刚刚镇压住剑雪无名,就立刻为左胸血流不止的原无乡施法,一边治疗一边说道,“幸好好友你的心脏在右边,不然这一枪下去,可是直接见祖师爷了。”
原无乡也是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这可是我和吞佛心有灵犀的结果。不过,那把装了除灵子弹的枪你竟然带在身上,果然,吞佛听了我的话的。”
倦收天好想此刻装作自己是聋子,无视旁边的两人,“好啦好啦,伤口也不流血了,回家养一个礼拜就好了。我是单身,我先撤了,好友。”
吞佛搀起原无乡,左手被他拉住,“……本来是想给你好好过一个生日的,结果有些狼狈啊……”
“生日啊,亏你还记得。不过,原无乡,我觉得我已经收到了最好的生日礼物了,谢谢你……”
谢谢你活着……

#螣吞#贺岁篇

啊哈,心机,你一大早忙啥呢?”螣邪郎揉了揉自己乱成一团糟糕的头发。
在桌子前的吞佛没有理会他,继续用毛笔写着什么。螣邪郎凑上去,愣是没看懂,“这个苦境字读啥啊?写这么大。”
最后一笔写完,吞佛才对把头压在自己肩上的螣邪郎说道,“谁要你昨天开会的时候睡着了。女后布置的任务你自然没听到。”
螣邪郎一脸摸不着头脑,“昨天不就是苦境那群人来谈判吗?谈判是任沉浮他们文官的事,大爷我干嘛管啊,反正每次你都听的。喂,心机,大爷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这个字是福,去,螣邪郎,把这个贴在几个大殿的进门处。我这写了一百个,多了的话在室内贴一些。还有,记得把这个字倒过来贴。”
“停,停,停。等一下,这是干什么?伏婴师的新咒文吗?”螣邪郎打断了吞佛的话,以为又是他家表叔的新咒文,想想上次吞佛变树懒的事,就有点后怕。
“苦境最近是一年一度的迎接新年的活动,苍和一步莲华过来谈判,希望延缓开战时间,先迎接新年。所以女后建议大家一起尝试一下,毕竟魔界很多年没有个时间让大家聚聚。正好晚上吃饭,你也可以和赦生多聊聊了。”
螣邪郎听完后,又挂起了欠扁的笑容,耳尖耳朵也顺势抖了一下,“心机你好像被一字开头的那个和尚洗脑了的一段时间是呆在苦境的吧,你应该很了解要做什么吧。”
吞佛看出了螣邪郎的小心思,“知道一点。剩下的你可以去问任沉浮。还有,新年没有亲吻这个习俗。”
“怕什么,这里是异度魔界又不是苦境,哪里有那么多规矩,本大爷亲吻是本大爷的事。”说罢便俯下身,亲了吞佛一口,吞佛也不抵抗,红色的眼中带着宠溺,“亲也亲完了,该干活了。”
“得令。”

“雷狼兽,为什么我觉得师兄把任务告诉老哥是个错误呢?”赦生低沉地叹息了一句。
“嗷呜呜呜……”【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雷狼兽附和道。
“狂华,这……”元祸天荒拿着手中包的不成型的饺子,有点呆呆地看着卸下一身戎马,熟练包着饺子的别见狂华。
别见狂华停下手中的活,看了看元祸天荒的饺子,笑了出来,“好啦好啦,元祸你还是来剁馅吧,包饺子就给赦生吧。这个成品记得自己吃哦。”
元祸天荒只能悄悄放下手中的饺子,那些大刀开始剁馅,没注意到别见狂华在他的饺子里放了枚铜币。
赦生用心音对雷狼兽说,“雷狼兽,我记得吃到铜币是有好运的吧?”
“嗷嗷嗷……”【没有错。】

“狼叔,鞭炮做的怎么样了?”银鍠黥武拿着些坚果之类的小吃来找剑炉旁的补剑缺。
“哈哈哈,老狼也遇到难题了。”相对于一脸头疼的补剑缺,戒神老者显得异常兴奋。
狼叔一巴掌就是拍到戒神老者头上,“激动啥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能难得住我补剑缺的。我只是在思考这个烟花的排列形状用啥!”
银鍠黥武看着已经很忙的狼叔,有些纠结,补剑缺看着他本来就面瘫的脸此刻还皱着眉,就知道这小鬼有话想说,“黥武小鬼,有什么话就说吧,狼叔我会帮你的。”
黥武松了口气,开口说道,“其实不是我,是父亲。”
“朱武那小子又想干啥?”
“父亲想问狼叔你能不能做一个烟花,放在天空有‘九娘我爱你’几个字……”
“朱武这小子过年也不让人安生,行行,你告诉他,我知道了。”
“谢谢狼叔。”话一落,便匆匆地离开,临走还不忘说道,“狼叔,那盘坚果是给你和老者的,你辛苦了。”
“哎呀,还是黥武这小鬼有礼貌。”狼叔抓抓头,对老者说道。

傍晚 赦生道
“饺子来了。”元祸天荒帮着别见狂华将一大锅的饺子搬了上来,魔界的领袖和战将纷纷入座。
“九娘,来,给你夹一个最好看的。啊~”
“又不是你做的,这么开心干什么……”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九祸还是欣然地接受了丈夫的殷勤。
阎魔旱魃拿着酒坛说,“赦生你也成年了,来,你和黥武配本座喝酒!”
“魔君……这……”赦生面露尴尬,想要推脱。
黥武没说话,但略有些后退的步子表达了他的想法。
吞佛意味深长地看着满手墨汁的螣邪郎,“螣邪郎,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额,你写的那个福好像没干,给我蹭掉了些……”螣邪郎挠挠头,也不太好意思。好歹是心机认认真真写了好久的,变成这样也确实不太好。
吞佛也没继续说什么,伸手拉过他的手,用布沾了些桌上倒的茶水帮他擦干净,“行了。我想堂堂螣邪郎大将也不会愿意吃着墨汁味的东西吧,虽然不拿手直接拿,但总归有味道。”
“心机,你这样可真像贤妻良母。”
吞佛瞪了他一眼,然后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看来某魔的眼神有问题了。我需要和魔君申请给你加训练量了。”
“好了,你们这群小鬼!老狼我的烟花要放了!错过了就没第二次了!”老狼推了下墨镜。
“砰!”黑夜被照亮,图案不停变换着。在最后一个“九娘我爱你”的烟花结束后,异度魔界开始了新年的宴会。
留下被时间铭记的一段历史……

#螣吞#日常篇(2)

“不是吧,又是一堆r卡,大爷我运气就这么背?!”螣邪郎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手机哭诉着,旁边的赦生一边喝着牛奶,一边摸着雷狼兽,还不时地补刀,“哥,我昨天4连抽抽到两个ssr和一个sr了,有大天狗。”
螣邪郎放下手机,握拳敲了一下赦生的头,“赦生你是故意气我的吗?欧洲血统了不起了?我好歹也是你哥。留情点。”
“哥,不是我补刀。你知道家里只有你没抽到ssr吗?”
“家里?老头子也玩?”螣邪郎想想那个屁颠屁颠跟着自己母亲背后的男人,一阵恶寒。
赦生拿过自己的手机,点点朋友圈,“你都不看的吗?不光老爹,母亲也玩,对了,黥武和爷爷也是。爷爷26级好像把所有卡都集齐了,ssr也好几个都升到40级了。老爹好歹也有一个ssr,母亲集的都是女ssr,黥武也还好,有个茨木。只有哥你没有,我深深觉得黥武可能才是我哥,你可能是个假的。”
“臭小子,这么讽刺你哥。可能是我这几天手气不好。”
“你都写什么的?”
“照着上面给的。画了个五芒星啊。”螣邪郎摸摸头,“难道还可以写其他的?”
赦生有时候不知道自己哥是太正经还是脑子一根弦太直,“可以写其他的啊。也可以语音啊。你就只打,不看是不是?”
“看教程打多无聊啊。”
赦生觉得自家老哥说的很有道理,无力反驳。
螣邪郎站起身,拍拍灰,“我出去买菜了,等会儿心机回来还要做饭呢。”
“好的。”等螣邪郎走后十分钟,赦生才发现他没带手机。这时候,门铃响了,“来了……师兄你回来了。”
“赦生来了啊。螣邪郎呢?”吞佛进门,脱掉了风衣,把它搭在入门的衣架上,解开领子,倒了杯水,看看空空的冰箱,还没等赦生回答,说道:“是不是去买菜了?”
“嗯。师兄还真了解哥……对了,师兄,哥忘带手机了,你帮他看着,我回去了。”
“不留下吃晚饭?”
“不了不了,母亲做好了等我呢。”赦生到房间里去穿衣服的时候,吞佛也过来拿螣邪郎的手机,正好看到屏幕上的阴阳师游戏还在启动,“恩?竟然忘关了,也不怕耗电的。”
“对了,师兄,不然你帮哥抽抽看,哥那个运气,到现在都没抽到ssr。你要是嫌烦的话,用语音试试,随便说些什么。哥的勾玉还可以买11个蓝符,抽抽呗。”
“哦。好吧。”
许久,螣邪郎总算回到了家,“我回来了。真是的,手机竟然忘带了,卖肉的今天提早收摊了,肉是超市买的,有点贵。咦?心机你看起来心情很好啊……赦生回去了?”
吞佛一边拿过菜,一边把手机给他,“下次出门别忘带手机了。”说罢,便去洗菜了。
“知道了,今天打游戏忘了……!!!天呐,什么时候多出来的ssr?还四个?大天狗,茨木,辉夜姬,妖刀姬。哎呀,都是我想要的。心机你抽的?”螣邪郎揉揉眼以为自己花了,再一看真的是自己手机。激动得亲了一口吞佛,“你可真是我的幸运儿。哈哈哈哈,这样本大爷就再也不是非洲人了,哈哈哈哈。”
“行行行,游戏打完了,记得把衣服晾一下。”吞佛一边切菜一边嘱咐道。
另一边,赦生牵着雷狼兽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心里却想着,下次要少去哥那儿,不然早晚要被他和师兄秀恩爱秀瞎的,默默想到刚刚师兄对着游戏喊螣邪郎大笨蛋的语气,额……莫名感受到了单身狗的凄凉,果然还是雷狼兽好。

#螣吞#日常篇(1)

看似即将坍塌的高楼上站着五个人,或许说是三个式神,两个人。
“吞佛你疯了吗?!快把那个式神放开,再这样下去,这个世界马上就要彻底坍塌了了!”螣邪郎试图劝阻眼前有些陌生的吞佛童子。
吞佛没有回答他,只是回瞥了他一眼,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童女挣扎了几下翅膀。
螣邪郎旁边的鬼使黑和鬼使白想冲上去,却发现力量被封,无法使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童女窒息。
最后一刻,楼层破碎,一切事物顷刻间毁灭。
“这个世界完了……”
螣邪郎想去抓住吞佛的手质问他,为什么要屠杀式神,然而也只抓住了他的一丝头发。闭眼,感觉身体就这么向下沉。
“死心机,你真是疯了……”
“啪!”额上传来一阵疼痛,螣邪郎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没有破碎的楼房,没有伤痕累累的黑白鬼使,只有一个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卷起来的书页的赦生。
当螣邪郎看到自家小弟正在玩最近正火的阴阳师游戏,不自觉地说了一句,“小弟,养式神可以,别违反规则杀了式神。”
赦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最近打游戏打傻了。怎么可能杀的了式神。”
“不是,可能是做了个不好的梦。”
“都梦到什么了?”赦生摸摸一旁的雷狼兽,准备听这个不着调的老哥讲讲奇遇。
螣邪郎按按太阳穴,“具体也不记得了,就记得游戏里的式神都跑了出来。在现实里举行比赛,玩家都是现实人物。然后碰到鬼使黑和鬼使白,他们告诉我说有个玩家违反游戏规则,屠杀式神,叫我跟他们一起去。如果不按规矩来,现实就会坍塌,然后也不知道我怎么就信了。中间也不怎么记得了,只知道最后那个违规玩家是那个死心机。”
“……你是对师兄不陪你玩游戏的怨念有多大,这都能被你黑到。”赦生无奈地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我看只是他对自己的式神输出太低有怨念吧。”螣邪郎一抬头,就看到话题的另一个人出现了,想也没想,就顺手压下他的脖子,说道,“可能是上辈子跟你有仇吧,做梦都是这种噩梦。”
“是嘛……那可真是你的不幸。觉也睡过了,工作别忘了。”拉掉螣邪郎的手,吞佛扔下一捆文件走了。
“啊……师兄生气了。”
“他平常不就这样吗?啊啊啊啊啊,死心机,现实也不放过我,这么多,要死了。”螣邪郎瘫在桌子上一脸不想动。
赦生无奈地耸耸肩,继续打着游戏,又是一天过去了……

#千聆#

集境学校
期中考试的成绩下来了,千叶传奇瞟了一眼这次的排名,又是一阵头疼。班上的这个关山聆月同学成绩也不算差,但是每次一旦有舞蹈比赛,就把精力全放在那个上面,成绩起伏很严重。这次又掉出了前十,又要找她谈话了。
“关山同学,请你到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谈。”千叶现在门口招了招手。
正在和同学聊天的关山聆月看到千叶就显得有些郁闷了,知道自己的老师又是要找自己谈成绩的事,耷拉个脑袋,小步跟在后面。
“过来,关山聆月同学,你知道这次考了第几吗?”
“最后一名?倒数第二名?”
“三十三名。”千叶看着低着头不敢看他的关山聆月面无表情地说着。
“哎!倒数第三啊!比我想象得还好。”关山聆月一脸兴奋。
千叶严肃地说道,“对,倒数第三。从第三名掉到倒数第三,关山同学,你离傻子不远了。”
关山聆月有些不满地反驳道,“是不远了,可是是你让我过来的。”
千叶看着鼓着腮帮子的关山聆月,玩心大起,捏了一下,说:“关山同学似乎很不满啊~这样吧,老师也是要完成指标的。你下降这么快,老师也吃不消,我就周末到你家帮你补习,免费的。当然,也不是没有条件的,如果下次考试还是这样,你舞蹈比赛的总决赛也可以不用参加了。”
“……学习的话,我怎么有时间练舞蹈……”
“那么,就乖乖熬夜吧,关山同学~”
“恶——恶魔啊!!!”

作者有话说:我觉得能公主抱霹雳男生的女生都很优秀啊(≧ω≦)

拉郎系列(5)#原吞##南北##莲吞#

拉郎系列(3)#原吞##南北##莲吞#
    “原无乡,我们离婚吧。”吞佛将手中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桌上。
    看着吞佛那毫无波澜的面孔,原无乡莫名的有一阵心痛,他咬牙切齿道,“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难道异度魔界的前任总经理就是这样毫无逻辑的做着一些惹人恼的事吗?”
    吞佛用他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一派淡然与对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原无乡,我们本就是政治联姻。在结婚前,我们约定过彼此不干涉对方的事,这么多年,你的事业也发展的足够了,我在异度魔界五分之一的股份也早就已经转移到你手上了。而现在,我只想休息。签了这份协议书,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迎娶道真北宗的倦收天了。你总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没有名分吧。”
    “吞佛童子——你调查我!!”原无乡没想到自己极力掩饰的事实,还是被吞佛发现了。
“你要是这么想也行,规则是我打破的,利益你也得到了,我们互不亏欠。况且,我也没有为你留下孩子,这个理由不久足够了嘛。”吞佛知道什么是原无乡的底线,他就是要触碰到它,人的理智总是比不上一瞬间的冲动。
    “好,我签!”原无乡愤愤地用钢笔在协议书上签上‘原无乡’三个大字。
    吞佛收起协议书,如宣誓般说道,“此后,世上再无异度魔界的吞佛童子,唯有回归天地自由之身的吞佛童子。”
    吞佛童子回头望了一眼原无乡所在的大楼,如决绝般不再留恋。
    有些事,还是不必言说。比如那被他拦下的差点被竞争公司公布的原无乡与倦收天未婚先孕事情。
    远处,一个身着白色闲装的男人向他走来,笑容中带着些许抚慰人心的魅力,“吞佛,怎么了?”
    “没,一步莲华,你不该在这儿的。还有,你一个和尚穿成这样,佛祖会降罪的。从万圣岩跑来,也不怕你们那位即导师罚你。”躲开一步莲华伸到他肩上的手。
    一步莲华也不恼,“天子不会说的。因为我,是来带某个迷失的红色魔物会万圣岩修行的。那么,吞佛,你可愿随我回去,包吃包住的。”
    “……无耻。”吞佛虽然一边向前走着,口头上谩骂着腹黑的某人,另一边也默许他的跟在身后的行为,眼中的笑意也许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吧。
    而那之后,便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