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戚惜少

拉郎系列(7)#银锽黥武x紫荆衣#(上)

银鍠黥武对紫荆衣的第一印象,大概是难缠的对手吧。
道魔大战是他们初次见面的契机,异度魔界为了占领道境,与玄宗发生了大战。身为魔界战神银鍠朱武的儿子,银鍠黥武自然是参战的,当时对上的就是紫荆衣。相对于魔界总体是以武力定胜负的原则,术法对他来说并不擅长,被困在紫荆衣的法阵中的他,确实感到了很大的压力。毕竟,如果战神之子在这里失败了,会留下多少的流言他也是清楚的。冲破法阵的经历确实有些难耐,但他又感觉这个阵法并不是致命的,略有些疑惑。
剑和枪僵持的瞬间,他才清楚的看到了紫荆衣的脸。跟他一样带着刺青,跟他打斗时的脸上也透露出不耐烦,似乎希望赶快结束这场战斗。
他有注意到紫荆衣的眼神总是会时不时地向玄宗那边瞟去,不知道是怎么了。但银鍠黥武确实有种被小看的感觉。
“战场上随意分心,道子是小看吾,还是整个异度魔界?”银鍠黥武第一次在战场上开了口,为了这个跟他持平的玄宗道子。
“小看可说不上,能破吾阵的魔物很少见的。但是,小魔物,想杀掉吾,还太远了。”
玄宗所有的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全部撤回内部。银鍠黥武也只抓到紫荆衣的一丝蓝发,没来及追上。
“主君,是否继续追击?”伏婴师询问着之前与玄宗掌门厮杀的银鍠朱武。
“主君,如果不继续追杀的话……”九祸的话还未说完,道境的整个大地开始晃动,天空中形成了巨大的八卦形状的阵法。

玄宗内部
“四奇人呢?”苍回头看着翠山行。
翠山行也有些许疑惑,“我刚刚看到紫荆衣往宗主那儿去,赭杉军似乎是去追击伏婴师了,但是刚刚在战场上我看了伏婴师,却不见赭杉军人,还有墨尘音和金鎏影也不见了……”
然而,天空中的八卦印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开始变淡,最后转换了一种样子。
苍皱眉,深感不对,开始向后山冲去。
宗主将必杀的阵法改成了封印,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但是,有紫荆衣护法应该没什么事才对的。
然而,等苍到达后山时,只看到身中一剑却还努力撑着阵法的宗主。
“宗主!”
“咳……苍,紫荆衣和金鎏影叛变……原先的阵法已经不能启动了……咳,我现在只能改成对异度魔界进行封印……吾身死后,玄宗掌门之位便传给汝……”
苍想上前,却不行。紧攥的手让掌心留下了深深的痕迹,“金鎏影,紫荆衣……”

“好友,怎么了?”金鎏影看着身边望着异度魔界方向的紫荆衣。
紫荆衣摇着手中的扇子回答道,“无事,金鎏影。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叛出了玄宗,整个道境也不可能再呆了。你和伏婴师商量出了个什么结果?”
“四境中,目前苦境是境界最大的。去那儿的话,可以发展自己的势力。毕竟现在玄宗只是封印,难免保不准苍会追杀我们。”
“哈,没想到汝这个木头还能想到这么多。当然,别忘了换个样子,这么大摇大摆地去苦境,汝可真是胆大。
“自然。”说罢,金鎏影和紫荆衣用术法换了个新面容。
“好友以后就叫吾昭穆尊吧。”
“礼尚往来,尹秋君。那么现在,刚好可以借助道境本身还残留的阵法通往苦境,再迟的话,就会被宗主困在道境出不去了。”紫荆衣在玄宗里的术法确实是在前列的,很快地便借助地脉开启了通道。
“嗯,走吧……”
——————百年封印的分割线——————
银鍠黥武不知道沉睡了多久,久到大概身体已经有些酸痛,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有些不适。
相对于其他的魔族,黥武应该是苏醒较早的,但是九祸并未下令让他出现在苦境。黥武的性格也决定了他绝对不会违背九祸的意思。通往一殿的路上有三道,更有阎魔旱魃坐镇一殿,寻常修行者并无法通过。
直到九祸下令让他秘密前往苦境调查玄宗之人的行踪。
玄宗啊,真是好久没听到了。封印了异度魔界百年多的道境宗门,不知最后变成了怎样。
思索间,又想起了当年大战与他一决的蓝发道者,不知其名。
“银鍠黥武汝失神了,难道前任战神没有告诉汝,战场之上,犹豫意味着失败吗?就算是平常,将后背留给一个魔,可是很危险的。”这种平淡却惹人恼火的语气,只有那个继承了黥武一直追求的战神之名的红发魔将才说的出。
黥武用未被头发遮住的右眼看着这个将万圣岩的圣尊者重伤的魔说道,“两次被万圣岩的和尚洗脑,真是有辱战神之名,吞佛童子。”
吞佛静静看了他一眼,像是知道他接下来的行动,便说道:“吾去向女后回报,而汝,希望汝能为女后带来好消息,前战神之子,银鍠黥武。”
黥武攥紧银邪,隐去身形向魔城外走去。

苦境,真是一个与魔界完全不同的地方,像极了当年的道境。蓝色的天空,绿色的森林,平凡安逸的人类。这便是魔界想要攻下的地方。
不冷不热的温度,让长期呆在火焰魔城的黥武有些不适。看着路上偶尔走过的穿着奇装异服的人,而行人也对其没有太大惊异,黥武干脆撤去了屏障,让自己暴露在环境中。
调查最好的地方应该是茶馆,这点黥武还是很有经验的,毕竟当年被派去偷偷调查玄宗通道的,就是他和伏婴师。茶馆人龙混杂,总有些人会止不住自己想要的炫耀的心,因此可以得到相当的讯息。点了一杯茶,坐在角落里,黥武便开始了调查。除了知道公开庭这个可以得到众多消息的地方,也知道最近武林因魔界入侵而产生的惶恐。
当他正准备离开时,突然被一道隐约的魔气吸引,那个魔气,是当年他与玄宗那名道子打斗时,用银邪暗中留下的印记,这种隐秘的招式是当年阅读魔界文献的时候发现的,正道人物一般很难发现。果然如女后猜测,玄宗复苏后可能会与苦境联手对抗魔界。黥武循着魔气离开。
为了不被发现,黥武保持了一定距离。然而气息却在一瞬间消失了,与其说是消失,不如说是到了天上。黥武不禁思索起来,大概是存在某些他看不见的建筑,或者需要一定的口诀才能打开的通道,黥武决定守株待兔。

作者有话说:这篇是新的,所以剩下的还没写完。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咸鱼了。原著向的好难写啊,还要写如何产生情愫。讲真的,黥武的颜刚出来就让我很迷啊⊙▽⊙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