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戚惜少

#螣吞#贺岁篇

啊哈,心机,你一大早忙啥呢?”螣邪郎揉了揉自己乱成一团糟糕的头发。
在桌子前的吞佛没有理会他,继续用毛笔写着什么。螣邪郎凑上去,愣是没看懂,“这个苦境字读啥啊?写这么大。”
最后一笔写完,吞佛才对把头压在自己肩上的螣邪郎说道,“谁要你昨天开会的时候睡着了。女后布置的任务你自然没听到。”
螣邪郎一脸摸不着头脑,“昨天不就是苦境那群人来谈判吗?谈判是任沉浮他们文官的事,大爷我干嘛管啊,反正每次你都听的。喂,心机,大爷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这个字是福,去,螣邪郎,把这个贴在几个大殿的进门处。我这写了一百个,多了的话在室内贴一些。还有,记得把这个字倒过来贴。”
“停,停,停。等一下,这是干什么?伏婴师的新咒文吗?”螣邪郎打断了吞佛的话,以为又是他家表叔的新咒文,想想上次吞佛变树懒的事,就有点后怕。
“苦境最近是一年一度的迎接新年的活动,苍和一步莲华过来谈判,希望延缓开战时间,先迎接新年。所以女后建议大家一起尝试一下,毕竟魔界很多年没有个时间让大家聚聚。正好晚上吃饭,你也可以和赦生多聊聊了。”
螣邪郎听完后,又挂起了欠扁的笑容,耳尖耳朵也顺势抖了一下,“心机你好像被一字开头的那个和尚洗脑了的一段时间是呆在苦境的吧,你应该很了解要做什么吧。”
吞佛看出了螣邪郎的小心思,“知道一点。剩下的你可以去问任沉浮。还有,新年没有亲吻这个习俗。”
“怕什么,这里是异度魔界又不是苦境,哪里有那么多规矩,本大爷亲吻是本大爷的事。”说罢便俯下身,亲了吞佛一口,吞佛也不抵抗,红色的眼中带着宠溺,“亲也亲完了,该干活了。”
“得令。”

“雷狼兽,为什么我觉得师兄把任务告诉老哥是个错误呢?”赦生低沉地叹息了一句。
“嗷呜呜呜……”【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雷狼兽附和道。
“狂华,这……”元祸天荒拿着手中包的不成型的饺子,有点呆呆地看着卸下一身戎马,熟练包着饺子的别见狂华。
别见狂华停下手中的活,看了看元祸天荒的饺子,笑了出来,“好啦好啦,元祸你还是来剁馅吧,包饺子就给赦生吧。这个成品记得自己吃哦。”
元祸天荒只能悄悄放下手中的饺子,那些大刀开始剁馅,没注意到别见狂华在他的饺子里放了枚铜币。
赦生用心音对雷狼兽说,“雷狼兽,我记得吃到铜币是有好运的吧?”
“嗷嗷嗷……”【没有错。】

“狼叔,鞭炮做的怎么样了?”银鍠黥武拿着些坚果之类的小吃来找剑炉旁的补剑缺。
“哈哈哈,老狼也遇到难题了。”相对于一脸头疼的补剑缺,戒神老者显得异常兴奋。
狼叔一巴掌就是拍到戒神老者头上,“激动啥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能难得住我补剑缺的。我只是在思考这个烟花的排列形状用啥!”
银鍠黥武看着已经很忙的狼叔,有些纠结,补剑缺看着他本来就面瘫的脸此刻还皱着眉,就知道这小鬼有话想说,“黥武小鬼,有什么话就说吧,狼叔我会帮你的。”
黥武松了口气,开口说道,“其实不是我,是父亲。”
“朱武那小子又想干啥?”
“父亲想问狼叔你能不能做一个烟花,放在天空有‘九娘我爱你’几个字……”
“朱武这小子过年也不让人安生,行行,你告诉他,我知道了。”
“谢谢狼叔。”话一落,便匆匆地离开,临走还不忘说道,“狼叔,那盘坚果是给你和老者的,你辛苦了。”
“哎呀,还是黥武这小鬼有礼貌。”狼叔抓抓头,对老者说道。

傍晚 赦生道
“饺子来了。”元祸天荒帮着别见狂华将一大锅的饺子搬了上来,魔界的领袖和战将纷纷入座。
“九娘,来,给你夹一个最好看的。啊~”
“又不是你做的,这么开心干什么……”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九祸还是欣然地接受了丈夫的殷勤。
阎魔旱魃拿着酒坛说,“赦生你也成年了,来,你和黥武配本座喝酒!”
“魔君……这……”赦生面露尴尬,想要推脱。
黥武没说话,但略有些后退的步子表达了他的想法。
吞佛意味深长地看着满手墨汁的螣邪郎,“螣邪郎,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额,你写的那个福好像没干,给我蹭掉了些……”螣邪郎挠挠头,也不太好意思。好歹是心机认认真真写了好久的,变成这样也确实不太好。
吞佛也没继续说什么,伸手拉过他的手,用布沾了些桌上倒的茶水帮他擦干净,“行了。我想堂堂螣邪郎大将也不会愿意吃着墨汁味的东西吧,虽然不拿手直接拿,但总归有味道。”
“心机,你这样可真像贤妻良母。”
吞佛瞪了他一眼,然后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看来某魔的眼神有问题了。我需要和魔君申请给你加训练量了。”
“好了,你们这群小鬼!老狼我的烟花要放了!错过了就没第二次了!”老狼推了下墨镜。
“砰!”黑夜被照亮,图案不停变换着。在最后一个“九娘我爱你”的烟花结束后,异度魔界开始了新年的宴会。
留下被时间铭记的一段历史……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