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戚惜少

拉郎系列(4)#朱厌x冷別赋#

向素还真和倦收天表明了自己退隐之意的冷别赋,回到了诸神之巅,为燕歌行敬上最后一壶酒,吹上最后一只歌,“燕歌行,我要退隐了。此后,江湖之事,冷别赋不会再插手了,而这次,估计是最后一次了吧。”起身,便下了诸神之巅。
冷别赋走了很远的路,远到已经看到了海。在那岸边,立着一把暗红色的剑,剑上的杀气让冷别赋戒备。
目光左移,看到一名红发少年正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阁下是这把剑的主人?”冷别赋问道。
少年睁开眸子,瞥了他一眼,“一个连剑都没有的人类,贸然过来是准备送死的吗?还是你想要这把剑?”少年的话语刚落,冷别赋感到一阵压力。这个少年一定不似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年轻,武功底蕴至少有百年以上,魔气……但是,为何他的身上透着佛气?冷别赋万分疑惑。
“阁下误会了。冷别赋只是来纪念友人,并无窥探之意。”
“剑者,你只需回答我一个问题。无法回答,就和其他人一样死在这里。如果你能给我我所要的答案,这把剑就送你。”少年没有给冷别赋迟疑的时间,周围便已然成为一片火海,冷别赋知道自己是被拖进了阵中。
“请说。”
“你觉得兵器有情吗?有情的兵器又是什么样的呢?”少年闭上眼睛等待着他的回答,眼角的彩纹使少年显得有些妖艳。
“兵器自是有情,甚至是有灵性。他们会选择自己的主人,当他们的主人遇到危险时,他们会选择是否护主。有情的兵器放在有情人的手上会成为利刃,放在无情者身上只是一种负担。”
“抛弃兵器的人是否为无情之人?”
“冷别赋无法定义,这完全根据持有武器的人的理由。”
“和你之前的话矛盾了。”
“并非。武器择人乃初心所致,而后期心性之改变却是兵器所无法预知的。”
“你认为,魔是否有情?”
“……”冷别赋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冷别赋并未与魔道之人打过交道,无法进行判决。只能说,魔之无情乃常见。有情之魔,乃罕见之事。魔之所以为魔,贪欲一词乃主因,为情而放弃贪的魔,冷别赋并未遇见。”
冷别赋等待着少年给他的回答,随之是幻境散去,剑上的杀气也渐渐收敛。然后,少年将剑交到了冷别赋的手中,说:“你的答案我收下了,这把剑赠你,他的名字是朱厌。剑者,你的名字呢。”
“冷别赋,但我们并不熟识,这把剑我不能收下。”冷别赋微皱眉头,这把剑不同寻常,若是带上它,说不定会免不了一场风波。
“这是一把被抛弃的剑,他一直在等待一个不会归来的人。你,要放弃他了吗,冷别赋?”
“这……好吧。但请问阁下名字。”
“你无需知道,我会去找你的,到那时,我再告诉你。”
冷别赋收下他的新剑向少年告别,少年没有回头,只是望着海。

冷别赋在一处偏僻的山中建了座小屋,环境清幽,很符合他的品位。
偶尔,他会下山帮助一些村民,然后买一些日常的必需品。
然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那个曾经赠剑给他的少年也来到了他的屋前。少年说,他想听听他的琴声,每次结束后,少年便离开了,如同一个看客般。
偶然有次,冷别赋买回了本古书,一本记录了多年前神州之灾的书,当中提到了异度魔界,道境,灭境,北域。而异度魔界的战神吞佛童子,也是北域三邪之一的剑邪的兵器,名为朱厌。
冷别赋并非笨蛋,看完之后,他将这本书放在了箱子的底部,然后等待这某个剑灵的出现。
少年再次踏入这个庭院,便听到冷别赋唤到他的名字,“朱厌,你来了。”
“我来了,冷别赋。”朱厌轻声答道。坐在了冷别赋的对面,“以后,我会一直住下来了。”
“自然可以。”冷别赋笑到,然后他看到朱厌从不言笑的面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似是什么释然的感觉。

吞佛童子,你总说,无情不是寡情,而是这份感情,无人能懂。那么,你的这份情给了谁,是剑雪无名,是一步莲华,亦或是奈落之夜宵?你让我呆着这儿,等寻答案,现在我已找到答案,你呢,是否已寻到他了。吞佛童子,朱厌曾说过,会一生伴你荣辱,而今,你已卸去战神之名,那么朱厌也没有了他的用途。
朱厌……也有了新的归处。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