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戚惜少

#央森x慕容情#拉郎系列(1)

央森初到苦境的第一站并非是学海无涯,而是薄情馆。真要给个理由,无非是路途遥远,再有精力的人,两夜无眠就真要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对央森而言,薄情馆这个名字明显比什么有间客栈好太多了,当然除了他自己被此间吸引,别人也为他这个金发异乡人的到来感到吃惊。
“大美人,大美人…..”门口的鸟儿兴奋地叫了起来。
“哇,糊说话的鸟啊。”异乡人略带独特的口音听上去显得有些喜感,“嘿,我叫央森,你可以叫我洋博士,你叫什么名字?”央森对着门口的鸟儿自我介绍起来。让本打算上前的富长贵一时摸不着头脑,这漂亮的异乡人是头脑不太好吗?哪有人一上来就询问动物的,虽然馆主养的鹂大娘很有灵性,但这不是重点啊。
“鹂大娘,鹂大娘!”这毫无保留的回答让富长贵深深觉得鹂大娘也是个看脸的花痴。
“客官,吃饭还是住店?”富长贵无奈地问道。
“住一晚,谢谢啊。哦,亲爱的鹂大娘能允许我为你拍张照片吗?作为我们的纪念。”
“当然,当然。”
富长贵看着这门口的一人一鸟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进去里屋,询问薄情馆的馆主慕容情。帘子挡住慕容情的脸庞,手上的逗鸟棒不断摇晃着,听到富长贵的形容还是笑了一下,“真是有意思的客人啊。不过我对他手上那个东西挺感兴趣的,看来我得见见这位远方来的异乡人。”
“那馆主你看……”
“将生之间给这位客人吧。”
“馆主,那生之间……”
“富长贵别多嘴,我做的决定需要你来反驳吗?”
“是是是,馆主。”富长贵擦擦脸上冒出的虚汗,这生之间可是离灭之间最近的房间啊,馆主这是怎么啦,一个初来乍到的人竟然如此靠近他的房间,还是指派的。富长贵匆匆来到大厅,向还在逗鸟的央森说道,“客官请跟我来,您住在灭之间。”
“好的,鹂大娘再见,谢谢你的照片。”央森欢快地跟着富长贵上了楼。
一路跟着富长贵的央森对这里的摆设显得很感兴趣,“请问,那个房名神,天,地,灵有什么意思吗?”
“呃……馆主的想法我等并不太清楚,可能是古书上的吧。”富长贵一面应付着央森,一面希望别得罪馆主,“对了客人,晚上请别随意走动,尤其请不要因为好奇心太重而去别的房间瞎转。”
“I see。”富长贵没听懂他讲什么,就勉强当作他知道了。
关上房门,央森开始继续摆弄他的相机,并拿出地图察看学海无涯的位置,“看样子还是好远,不过苦境真是不错,沿路拍了这么多美景,好玩的东西也挺多的。就是人太保守了。”央森摇摇头,开始思考明天什么时候离开。不过,一会儿他又闲不住了,拎起相机往后院走去,“这薄情馆看起来挺大的,应该有不少东西可以拍,而且今天月亮这么美,怎么可以浪费这种美妙的时刻拿来睡觉呢?”
“噗嗤…...”身后传来轻笑,央森回头一看,来人一袭黄衫,藏蓝色的头发还带着些白,虽然手持逗鸟棒让他看起来像某家有些轻佻的富家公子,不过央森很快便猜到这位大概就是此地的主人。“这位公子晚上不睡觉,难道也是出来欣赏月亮的?那我们一起吧。”央森似乎很希望与他一起分享着美好的月色。
“朋友似乎不是苦境人。”
“嗯嗯嗯,我来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那你来此是寻亲?还是其他什么目的?”
“我啊,来此教书的。我在周游世界的途中遇到一位白发僧人,他告诉我这里需要一位欣赏美的老师,而且他说苦境山美水美很适合采景。”说完,还炫耀似的晃晃手中的机器。
慕容情并不太在意央森口中的白发僧人是谁,只要确定这人不是四魌界或者雅狄王派来抓剑之初的人就行了。不过,单从这些言论还是不能判断。“你要去哪儿教书,人生地不熟,或许我可以派人驾马车送你前去。”
“这倒不必,我很喜欢一路捕捉美景的感觉。唔,我想想,似乎叫做学海无涯。据说那里的老师都特别特别有意思。”
学海无涯啊……看来真的是,不过,有意思这个形容词还真特别,他想了一下向来以严厉著称的太史侯。外境人的情调真奇怪。
“对了,公子请让我留个相片吧,你很漂亮。拍出来一定会像画一样。”
慕容情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请求有些犹豫,他还不能确定那个机器是否是某种兵器,“用你手上那个?”
“嗯,这叫相机。是我自己做的,比画留下的人物还像,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你等等,我拍个月亮给你看一下。”只见央森抬起相机,对着月亮“卡擦”一下,紧接着一张纸从相机里出来了,慕容情接过相片,看着相片上的满月,再看看天空中的弦月,问道,“这个东西拍出来的跟实物不太一样……是有预知的功效吗?”
“哇哇哇,你是第一个看到我拍出来的东西没有怀疑真实性的人啊,其实没有预知,只是能捕捉内心美好的一面,景物自然是拍出它们最美的一面。公子要不要试一试?”
“呵,请便。”话音刚落,央森便已然拍好,“公子心中最重要的人看起来还真老成。看来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挚友。”慕容情随即接过照片,上边除了自己,竟然还有剑之初,那模样明明是当初他刚刚捡到他时候的样子,这机器……“这张照片是否能让我留下?”
“自然,不过观公子和你那位挚友的面相……怎么说呢,会有大劫。而且公子做事有时候别太偏执,虽然你是为朋友好,但是不在意朋友的感受,有时候也会适得其反哦。适时找人聊聊也是好的~”慕容情听到这话,已经隐约地开始飚出杀气。
“公子晚安,我去睡觉了,明天要赶路了。”央森毫不在意紧张的气氛,抱着自己的宝贝相机走了。
慕容情看着他的背影,收起了杀气,捏着照片低喃道:“太偏执嘛……呵呵,只要你安全,我下地狱又如何……”随即相片就变成了灰,消散在空气中。
过了很多年,久到央森从死神之乱和司徒堰退隐后,再到在此听到薄情馆关门,大概也是猜到慕容情或许已经不在了。偶然一次路过旧地,司徒堰会听到央森感慨,“令人赞叹的友情。”虽然不解其意,但是司徒堰猜测央森和此地有故事。然后又会听到,“阿堰,像我这么重视友情,又不束缚你的朋友太少了,你可一定要珍视我哦~”
“又在说什么胡话呢……”

作者有话说:其实真正来说不算拉郎,全是开导的脑洞的。本人很喜欢央森和司徒堰这对。当时写这个是和群里人玩接龙,抽到执念这个词,觉得馆主很符合。因太过执着而险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