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戚惜少

#燕冷#下戏日常

  酒肆内,剑鬼调侃地拍拍燕歌行,“你哪时娶这个老婆,这么会管。”
    冷别赋听后,微怒,“剑鬼你……”
    ……
   
    “咔,这场结束,今天可以下班了。”导演的声音这一刻宛如曙光照亮了整个片场。
    剑鬼脱下一身沉甸甸的戏服,乐呵呵地跑到牧神旁边,“老牧,今天一起走吧。”
    牧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今个儿,怎么没陪燕歌行去喝酒了?”
    “萨萨萨,也不知道冷别赋今天生什么气,歌仔跑去安慰他,和他一起走了。也不要我这个酒肉朋友了。”
    牧神看着眼前的单细胞生物,又想想今天片场的事,也猜到冷别赋生气的原因了。
   
    “冷别赋,你等等我,别走这么快啊。”燕歌行刚把装卸完,就看到冷别赋不打一声招呼地把化妆室的门关上离开,急得他一口水没喝就冲了出来。
    冷别赋回头看了眼他,然后继续往前走,就如同戏中的冷别赋一样。心里骂着燕歌行白痴,没事就喜欢乱说。
    他们交往到现在,已经快1年了。他也不是对什么婚礼啊,求婚啊这样在意的人,只是想到剧中的燕歌行有妻有子,现实中对同性的看法,他心里就莫名的有些悲哀。今天听到剑鬼无心冒出的台词,他是真的有些气愤。
    燕歌行小心翼翼跟在后面,盯着冷别赋的背影,想摸清楚爱人的心思。按着冷别赋的性格,他大概摸出了个一二,一只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一手抓住冷别赋的手腕,轻声道,“冷别赋,别气了,天冷。你体温低,把我这个取暖器扔在后面可是很亏的。”
    冷别赋也没拒绝,只是很尴尬,好在街上的人越来越少,他们离家也近了。
    “冷别赋,我是说如果,咳……呃,你愿不愿意跟我共度一生,就想素还真和风采铃那样的。”燕歌行红着一张老脸,问这眼前有些吃惊的爱人。
    冷别赋把他拉近门内,按在沙发上,“燕歌行,你再说一次。”冷别赋怀疑是自己今天急火攻心产生了幻觉。
    燕歌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蓝色的小盒子,冷别赋瞬间想到了电视剧里老套的求婚场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想女主角一样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一个男人的求婚。
    “所以,冷别赋,你愿意嫁给,呸,不对,是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戒指没有什么出彩和花哨的地方,简简单单的两个银质圆环。
    燕歌行也紧张地等待着冷别赋的决定,看到冷别赋最终拿出了其中一枚戒指,兴奋地简直要跳了起来。
    冷别赋翻来覆去地看了眼戒指,开玩笑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会在里面刻上我们的名字呢。”
    “哎哎哎,我完全忘了!”
    冷别赋抚额,不知道对自己迟钝的爱人说什么好。
    燕歌行趁冷别赋沉思的一刻,偷亲了一下他有些发冷的唇,看着冷别赋蓝色的眼睛笑道,“等我们明年把戏拍完,就到荷兰去领证怎么样?”
    “你这样说,我也没办法了……”
   

评论(2)

热度(14)